教育焦点| 在英语课堂搭建中西方文化的桥梁

我在英国有丰富的英语学科的教学经验,初到中国生活和工作不久,我非常热爱杭州这个城市以及在杭州的教学工作。我在英语教学中对Brian Friel的戏剧作品《翻译》特别有感触。作品中一位主角Marie感叹道: “我的天啊,跳过那条沟可真要命。”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自己在帮助孩子们搭建文化理解的桥梁以及帮助他们提高英语能力时曾面临的挑战。

语言是人类交际的工具,但与文化有着紧密的联系。正如我必须了解中国文化才能融入杭州当地的生活一样,我们的学生只有在理解和学习了语言背后的深层次的文化因素的基础上,才能成为真正的双语者。

为了帮助学生们理解课堂内容,我们使用了画图、实践概念、重复指令、运用概念检查性问题等方法,确保对所学习内容的深度理解。紧接着我们需要更深入地探讨我们所教授的语言和概念的文化内涵。在跨越这个“沟渠”的过程中,我们在探讨的概念之间建立了联系,并将其与现实世界相关联。最后,我们会向学生介绍概念的表征,即:文字或符号。

语义三角(改编自奥格登&理查兹,1923,P.14)

符号,无论是言语表达还是书面形式,都与他们试图传达给另一个人的内在表征(对待事物的看法或感受)有关。所指关系概念化帮助内在表征的创建,并最终形成符号。从理解的角度看,信息的接受者可以对符号进行解构,找到符号的表征,并对其进行解读。但在所指关系不清或象征不明确的情况下,学生们会遭遇翻译困难或沟通不畅的情况。

语义三角论可以部分解释这个过程,但或许更有效的做法是为这个三角形添加另一个顶点或保持对语言学习者才智和文化背景的认知。

在汉语里,英语单词“mountain”对应的汉字是“山”,是一个象形文字。大象的“象”字也是象形文字;但在英文中,“elephant”来源于希腊语单词“elephas”,然后演变成法语单词“elefant”,最终以不同的拼写方式出现在英语中。一般情况下,所有人对大象这个物体的认知是一致的。因此在教学时,我们必须把大象的概念和它的中文符号、读音联系起来。学生们需要明确大象的中文符号和读音与英文是不一样的。但大象就是大象,无论我们怎么称呼它们。这个概念通常已经为人所知,我们需要做的是把不同的单词和语言风格与已有的认知结合起来。

我们还必须认识到,文字是文化的载体,一个词的含义在不同的文化中是不同的。这一点对于语言教学至关重要。例如,大多数人知道狗是什么,但在不同的文化中,人们对待狗的态度和重视程度有很大差别。比如我们对男子气概和性别的认知——将一个包含男女的群体称为“兄弟们”是否恰当?中国人在口语表达中第三人称的代词发音都一样,但在英语口语表达中需要区分他(he)、她(she)、他的(his)、她的(her)等代词,这对于第二语言学习者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对此,我不断地鼓励学生们在组织语言时考虑一个人的性别。虽然 “他” 和 “她” 的书面写法不同,但在中文里发音是一样的,因此学生们必须改变固有的思维模式,记住单词或符号的正确读音。这一转变需要一定的时间,因为我们鼓励学生们从思维上开始改变,学会同时运用中文和英文表达所思所想,重塑大脑中的神经元通路。

当中文与英文的语言习惯不同时,会怎么样呢?标点符号的使用就是一个例子。在中文语言习惯里,除创作剧本除外,引用人物说话时较少使用冒号。学生们现在必须学会新的标点符号用法。目前,我正试图在每节课上加深学生们对标点符号的理解,帮助他们在所有课程中正确使用标点符号,而不仅仅局限在英语课。

我们的学生聪明且勤奋,从不轻言放弃。 我衷心希望他们能尽早流利使用中英文两种语言。在这点上,惠立学子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拥有绝佳的机会成为真正的双语者,成为一个在21世纪全球大环境下熟知中西文化并能灵活应变的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