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焦点| 二步骤三策略:如何推进四、五年级的中文深度阅读

前苏联教育学家苏霍姆林斯基说:“阅读是学习之母。”广泛的阅读对于培养学生的语文核心素养有着重要意义。

但是——

  • 如何让学生告别三分钟阅读热情,从而真正爱上阅读、主动地阅读?
  • 哪些是真正有效的阅读教学策略?
  • 怎样引导学生从走马观花式表层阅读走向深度阅读?

在杭州惠立学校,我们做了这样一些有益的尝试。

第一步:确立目标,以终为始

“预则立,不预则废”,因此,有明确的目标才能更好得达成目标。在书目的选择上,我们综合了多位对中小学名著阅读有深入研究的专家的推荐意见,并考虑了我校学生的阅读时间、阅读程度后,结合本年段的教学实际,为杭州惠立学校四、五年级的同学开出了书单:四年级15本,五年级16本。在学期初,同学们就明确了本学期要读的书目,并且把阅读书目做成了封页贴在了教室的前后,时刻提醒同学们关注自己阅读目标的完成进度情况。在此基础上,每个同学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了阅读规划,以更适合自身的个性化发展。

第二步:充分调动兴趣,推进深度阅读孔子云:“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对于阅读这种极大程度依赖自主性的学习活动来说尤其如此。想知道哪些要素可以让自己爱上阅读?想想成长阶段那些曾令自己沉迷阅读的原因:班里同学言“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看过《哈利·波特》,另一种没有”,为了获取“同伴归属感”爱上了某类丛书;也曾因书中跌宕的故事情节惹人欢笑惹人泪而随之情绪波动,想来是引发了共鸣;还曾因高中语文老师一句“开口不谈《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到现在为止枕边依然“红楼相伴”,看来师长也会影响我们的阅读偏好。4A班的同学们课间最喜欢讨论的也是《哈利·波特》,5A班的同学依然会跟随《班长下台》《荷花镇的早市》等书中人物的喜怒哀乐而心潮起伏,也会在看到老师在阅读《月亮和六便士》《追风筝的人》等作品时凑过来问:老师好看吗?讲什么内容的呀?……时光流淌,同伴的影响、与书中人物的共鸣、师长的推荐如黄金三角般撑起了每一个学子阅读兴趣的稳定根基。

在明晰了阅读要素的前提下,使其巧妙助力学生的阅读,针对不同的阅读内容,选取从基础阅读到分析阅读的恰当阅读方法,逐步推进深度阅读。我们希望惠立四、五年级的学生能从基础阅读逐步走向分析阅读和主题阅读,开始他们的中文深度阅读之旅。(出自《如何阅读一本书》,作者 莫提斯·J·艾德勒)

基于以上理论我们制定了三种相应的阅读策略:一是通过学生的自主阅读完成基础阅读。我们鼓励每个同学养成“每天睡前半小时阅读”的阅读习惯,日拱一卒,为自己阅读计划的达成添砖加瓦。同时,每周我们都会写一张书单,来记录这周让学生印象最深的阅读内容,追踪阅读轨迹。

二是巧用每周一节阅读课进行同伴共读、完成检视阅读。在惠立,同学们最喜欢在阅读课的时候去图书馆安静的阅读、思考总结近期的阅读情况,然后在阅读课的后半部分以小组的形式来分享自己的阅读成果。

三是借力师生共读,引领学生走向分析阅读。著名物理学家牛顿曾经说过:“我之所以看得更远,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在从基础阅读到分析阅读的推进中,教师的角色就是“肩膀”。

2018年秋季,我们选取了五年级推荐书目之一的《活了100万次的猫》,做了师生共读的探索。起初,同学们因为书中猫被戏弄而感到好笑;后来,大家开始学着去评价猫的“每一生”的主人;再后来,同学们试着把猫当作独立的个体来评价,比如,它的好恶、它的爱、它的家;最后,大家开始探讨“为什么猫活了100万次,最后一次没有再活过来?”“什么才是真正意义的活着?”……一本薄薄的绘本,却可以在短短一节课的时间里越读越厚,真是一次让人惊喜和回味的的师生阅读分享!此外,我们还在通过鼓励写作、分享阅读成果等多种方式从“输出”的角度帮助学生体会到阅读的力量,本文篇幅有限,不再赘述。如果您希望更加深入地了解与阅读教学有关的信息,请与我们语文组联系。

希望同学们爱上阅读、从小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让优秀文学作品的生命力滋养孩子们的成长,终身受益。

在杭州惠立学校,我们尝试着通过运用多样化的阅读教学策略培养真正热爱阅读的学生,这也是我们赠予年轻学子的一份珍贵礼物。

参考文献莫提斯·J·艾德勒 (1940), 如何阅读一本书 (第二版), 出版社: Jarrol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