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 | 不忘初心,坚持愿景

写“焦点”系列文章为我提供了片刻的自我沉浸时间。我可以自选主题写这些文章。从幼儿园开园至今,我写“焦点”系列文章已有五年之久,其中也会涉及到撰写需要发给广泛社群的信息。

最初的文章会带有一些宣传的作用,我希望读者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在做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做。随时间推移,我们无需再聚焦于传递这些信息,而开始关注我们为什么这么做。我们为何会一致认同要实施现在的教育理念等内容。惠立幼儿园遵循的是双语教育模式,但我们的这个模式与大部分的幼儿园还有所差别。这是许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经过我们的不断尝试、评估、改进和再次尝试,才能获得良好的实施。这个结果也能反映我们的教育愿景、理念和特质。

作为教育者,有机会创造新的教育理念和课程体系并通过启迪性和适合年龄特点的教育方法将其实现,这对我而言是一种宝贵的财富。我感到非常荣幸可以被集团董事会的信任,让我慢慢实现我的教育理想。他们坚定的相信我所规划的学习历程中的每一步,以及涉及的相关教育理念,这又进一步加深了我们之间的信任关系。这样的信任最终转化为学生的进步情况,高水平的幸福感和参与度。这样不管是老师还是家长都可以满意,但最重要的是,学生们学得也开心,满意自己的学习。

当我们谈论教育方法的时候,通常所指的是教师向班级教授课程的方式:

https://www.tes.com/news/what-is-pedagogy-definition

早教工作者在计划学习机会时,他们会想出不同的方法激发孩子的学习热情,教授不同的知识,提升技能和品格。这其实有赖于教师自己偏好的教育方法、教学经历和教学环境。所以,为了将我们教育愿景变为现实,我们就必须让志同道合的教育工作者用一致的方法思考、行动,促进学生的学习。

“这样的学习方式对学生而言非常重要,因为他们在接触学习的方方面面时不会总是有老师从旁教给他们相应的技巧。我们教学生如何学,这样的能力才能让他们终生受益。”

—— Katie Ware大班老师

自幼儿园的核心愿景于2015年被构想和提出后,我们就一直想将上海惠立幼儿园打造成具有启迪性的教育领导者。我们希望在融合“勇气、正直、善良、尊重和责任”的价值观环境中,助力每个孩子成长成才。

作为早教工作者,我们认为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拥有与生俱来的学习能力。为此,我们不断支持他们的学习之旅,全面地促进、提升和培养每个孩子。任何幼儿园都可以声称自己的愿景是成为该领域的最优秀者,大力宣传他们的设施、招生名额和结果。但仅仅只是“成为最好的” 该如何用愿景来衡量?如果没能成为最好的是否重要?提出最好的愿景,成为最好的组织、团队或个体是否相较更有意义?

“身为老师,我希望能做到因材施教。我的班级有22个不同又有趣的个体。在和他们相处的过程中,我能看到幼儿园的教育让他们变得更有责任、更友善、更勇敢、更愿冒险,在小小年纪就展现出他们的正直。”

——张老师,中班老师

我和教学团队共同制定了我们该履行的基本承诺,相信这些可以回答我们“为什么这么做”的问题:

  • 这是一个大工程——这是一个大家庭,由同事、同伴、学生、家长和家庭成员、董事会成员、外部利益相关者以及更广泛的上海/中国社区组成
  • 因为我们关心年幼的学习者
  • 我们非常关心孩子们的学习经历,因此我们将其个性化,让孩子们跟随自己的兴趣
  • 我们强烈希望看到孩子们成为最好的自己
  • 同样,我们也渴望成为最好的自己
  • 我们希望看到高水平的幸福关怀、参与度
  • 我们知道怎么做的是对的;我们有证据支持我们

早教工作会让人感到劳累。但对整个班级孩子负责,回应他们的需求也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但这样的成就感势必需要早教工作者一定的付出,付出时间、精力、责任感和努力以完成个人的工作、团队目标和幼儿园的愿景。孩子在园舍时,教师的工作是在专门创建的环境中,通过有效的互动,利用每次机会促进和启发他们的学习,支持他们拓展自己的能力,给予他们合适的挑战。

我们不是在用传统意义上的方式进行教学,更多地是在给学生创造学习机会,促进他们的学习。我们的学习安排都是为满足孩子的学习兴趣和需求。有时候这就像是穿上溜冰鞋在滑行,过程让你非常兴奋和着迷,但道路也充满了不确定性。对比之下,传统教学方式都是由成人主导,所以相对会简单些。

当孩子不在园时,教师会利用自己的时间做教学计划、设置孩子的成长目标、评估、整理成长记录、出席会议、分析成长情况和成绩、参加持续专业发展和培训、撰写班级信息、与家长沟通、提供照片和视频等。孩子在08:00 – 16:00这个时间段在园,教师必须全身心地投入教学中,所以只能利用休息时间、周末甚至假期来完成他们任务清单上的一件件事情。

教师为什么会这么做呢?我想文章的内容已给出答案,请家长相信自己为孩子所做的教育选择。